The End of Beauty

美的终结

2019FAS第二季第八期 B展厅

2019.08.10-2019.08.27

FAS第二季第八期——何佶佴《美的终结》于8月10日在要空间B展厅新展览,展览将持续到8月27日。



640.webp (1).jpg

《美的终结》现场



640.webp (1).jpg

《美的终结》现场



3.jpg

现场观众



4.jpg

现场观众



5.jpg

驻足



6.jpg

讲解



7.jpg

讲解


8.jpg

9.jpg






J2 HE:The end of beauty


1.永垂不朽


永1.jpg


永垂不朽    2019,照片、鲜花



永2.jpg

永垂不朽    2019,照片、鲜花


我于2019年5月参观美院毕业展时发现许多作品底下都摆放有花束,这种与作品相映成趣的摆花方式从形式上像极了墓碑献花,

我在对美院学子采取的这种祝福方式感到迷惑的同时也积极地配合了他们,用另一种容易被人曲解的方式送去了我的祝福。


永3.jpg




2.冰镇香烟


冰1.jpg

冰镇香烟      2018-2019,单屏影像,00:17:34


冰2.jpg

冰镇香烟      2018-2019,单屏影像,00:17:34


冰3.jpg

冰镇香烟      2018-2019,单屏影像,00:17:34


我为了庆祝独自过圣诞节,将一根香烟点燃后放进冰箱后让其燃烧殆尽,最后尼古丁和焦油的味道在冰箱内无法散去,它们一直冰箱里萦绕到了第二年。




3.等待《等待戈多》


戈多1.jpg

等待《等待戈多》     2019,手机截图、照片


戈多2.jpg

手机截图一


戈多7.jpg

手机截图二


戈多6.jpg

手机截图三

戈多5.jpg

手机截图四


戈多3.jpg

手机截图五


我于2019年3月1日在淘宝网购了一本《等待戈多》,但到货后快递员为了贪图方便,将原本应该交到我手中的书很不负责任地扔到了小区丰巢自提柜,

并在自提柜格口时限过期后宁愿放入一个新的格口也不愿将本该送至我手中的书送至我手中,最终这本《等待戈多》在周转了多个格口后,

终于在2019年3月22日由快递员取出后没有再放入自提柜,从此杳无音讯。直到现在我依旧在等待《等待戈多》,

他会不会来?我不知道,但我发现我已经习惯于等待了。




4.度日如年


度1.jpg

度日如年     2019,纸本


度3.jpg

度日如年 局部


度4.jpg

度日如年 局部


度5.jpg

度日如年 局部


我在网上搜集了365篇小学生作文《美好的一天》,并将这些都采用第一人称“我”进行写作的日记风格作文随机排列在一起,打碎、融合了它们的语境,形成了“‘我’一整年

都过得十分美好”的逻辑错觉,用碎片化的事实虚构出了一个美好但虚妄的世界。


度6.jpg

观众


度7.jpg

蹲下




5.美的终结


美1.jpg

美的终结     2019、相片、相框、《美的历史》封皮


美2.jpg

美的终结     2019、相片、相框、《美的历史》封皮


美3.jpg


美4.jpg

《美的历史》内部


我将《美的历史》中的每一页撕下当做清理狗屎的容器,直到《美的历史》被我完全撕完。在这一期间,我成功地将艾柯的美学理论落地实践,

让我的小区和上海的街道变得更加美丽,也让虚无缥缈的“美”在形式上被我赋予了实用性。




6.当代艺术我爱你


当1.jpg

当代艺术我爱你

2019,LED电子蜡烛、金色亚克力字、玫瑰花瓣


当2.jpg

当代艺术我爱你

2019,LED电子蜡烛、金色亚克力字、玫瑰花瓣


当3.jpg

快没电了


我把“当代艺术”作为对象置入了一个世俗化的告白场景中,由此来表达我对当代艺术的热爱之情,但据我所知,用这种方式告白的人基本上都没什么好下场


当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