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s

恋人絮语

赵邦 Zhao Bang

3/16/2019—4/2/2019

海报.jpg

无论你是一位左翼青年、中产小资、或养生大爷,无所不在的数字在线服务统一赋予了我们一个共同的身份;而在各种主义与阵营不断瓦解的可见的未来,所有人类可能最终都会被归入这唯一的身份:用户(User)。 

“一次支付,钱货两讫”的交易模式早已作古,在这里,想要拥有全部功能的使用权限,你可能需要额外的内购服务(软件内购买),或按照开发者的要求作出某些指定行为(刷评论); 你与亲朋好友的身影随时可能出现在覆盖全球的地图定位软件中;寂寞的夜里跟你暧昧撩骚的小姑娘有可能是屏幕对面的抠脚大汉;不过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情况:当你想要将它卸载时,还会面对试图求生的死缠烂打(你真的要离开我了吗),而你的前置摄像头则随时有可能在某个软件的操纵下,偷偷拍摄你的照片,然后发送到互联网的汪洋大海中。 

就连我现在打出的字词——这真的是我想说的话吗?我是说,我们的说话方式有没有受到智能输入法潜移默化的影响?


“去爱就是去受罪,为了避免受罪,就别爱。但是,又会因为没爱而受罪。所以,去爱是受罪,不去爱也受罪,受罪就是受罪。想要幸福就去爱,之后却会变成受罪,受罪又会让人不幸福,因此,想要变得不幸福就去爱吧,或者爱上受罪,或因为太幸福了而受罪。我希望你听明白了。”


我想我是不会明白的,毕竟我毫无选择。


我去爱,我受罪。


艺术家资料

赵邦,1989 年出生于洛阳,2009年进入中国美术学院学习,现工作生活于北京。个展包括:“恋人絮语”, 要空间,上海(2019);“真心为你”,PIL公共形象公司,北京(2018);部分群展:“太多的太多”,五五画廊,上海(2018);“拇指鬼畜,数据疯魔”,大健身—AMNUA国际计划叁,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南京(2018);“信息中的鬼魂”,PPPP空间,北京(2018);“不要,逸安:演讲,行动及表演”,马丁·戈雅生意,杭州(2018);“睇乜”,新造空间, 广州(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