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eckage

残骸

2018.04.15 - 2018.04.19

Artless Studio策划的展览“残骸”将会参加要空间FAS项目,于2018年4月14日开幕

艺术家将会设置一个为期六天的现场,包括以 5 组行为作品呈现的相对纯粹的第一现场,以行为残骸与行为影像组成的第二现场。

4月14日下午展览开幕,14:30至16:30会有艺术家带来的现场行为。




关于残骸的事件陈述







“ 
NANA

生自芸芸,烂为碛砾。






 
丁悉

一个具有完好功用性的物或事,我们可以将它视为一个整体。当它的功用性衰减或消失,这个整体变为残体。残骸,隐约透露着一丝无可挽回地撤离后余下的伤感。它是被弃置的遗留物。它也许可观可触,也许可听可嗅。它既存在于空间,又存在于时间。它在我们身外,也在我们体内。占据着位置,发生着演变。






“ 
张寻

可朽者已齐齐倒下,有序驶入进料舱。尘土飞扬。过去时代的废墟凝固了,发黑了,踩在脚底了。我们时代的废墟正在生产线上。






“ 
木芫

那一年,我们因事被捕。事是什么概念,我也不曾知晓。毕竟大家都是有语言障碍的人,纷纷在各自的领域里丧失了语法。那个失去标点的人在进来的第三天就死了,回声响了好几夜。缺主语的人看起来最开心,到处和人讲着没头没脑的事。我呢,觉得自己是最差劲的一个,染上了动词衰弱,什么都做不了。最绝望的还是进来的第一天,我们需要在千人以上的房间里大声报出与自己母亲的私密记忆,以便在人群中和她们相认。幸运的是,逼死自己之前,我看到了母亲。她正拿着一张画满面包的纸疯狂地向我挥手。那张“面包”将是我们几天的食粮。而我,只要看到K就会有饱腹感。

 

K是一个丧失全部语词(在这里称为“希侍”,是一种系统变性疾病)的艺妓。当然,她是逐步失去的。起初,她每天都对着镜子一遍遍地练习用不同方式发出“我”(wo)这个音。之后就开始创造新的语词,用来缓解“消耗舌头”带来的副作用。现在,她是“希侍”晚期,什么都说不了了。这种情况下,大部分人都选择了咬舌自尽。而她,却用自创词库说了最后一段话。大概意思如下:我,是“我”的残骸,回旋于死亡和复活之间。我可以不再继续“讲话”,但我知道自己还有腮,并深刻记得这一点。

 

这是梦,但是真的。






“ 
志豪

在近年发⽣的社会事件中,如将残骸作为⼀个社会性符号,这其中有对真相或事实的指代。⽽从中衍⽣出的,是对真实性的探究。残骸从何⽽来,为何⽽在?残骸的存在,是在公众视线下,⼈们能直接接触到事物部分。但这⼀切又只是某个躯体的碎⽚残存,表明此前已经历了⼀场扭转性或冲撞性的转变。在所谓真相⾯前,通过话语去制造另外⼀层事实,或通过残骸探寻事物的根本,这两者⼀直都是⼀种左右着事件发展的时间较量。

 

回归表演艺术中的身体探讨,赛博空间的发展对于个体意识和⾁身性存在是⼀个巨⼤的观念转变。⾁身最终是否会作为⼀种碎⽚残存,这⾥⾯仍然充满着未知数。但在赛博观念⾯前,重新通过鲜活的身体仪式去探究⽣命体和意识存在的定义,或许能带出更多维度的考量。表演艺术中特有的现场感,也是对不同真实性理解的直接构建。在有机体和信息流的重新定义与整合当中,赛博理论时刻在渗透着我们的生活。而身体的最终走向,是生物有机体的逐步完善,也是逐步的缺失。







参展艺术家及作品简介






「 塔 」


跟随撒向脑海中的光
我们都找到了
自己的位置

座无虚席

构建次序分布的经络
俯视后退到
淡不可见的缩影


摘取果实
咀嚼回声


塔在摇晃
波澜闪闪一片
塔在下坠

密密丛丛的

掉落

于往复继生的


耸起的洼地
坍塌的山陵



丁悉

创作涉及行为、装置、文本、影像等媒介。自2015年《回到晨光》为起点,尝试将自己的不同身份融合,发展出以探索感知与意识为主题的创作线索。同时关注当下社会群象的交织性与独立性。

「 404 」


「404」是近期作品计划「 Fire Fighting 」的引子,亦是一个正在消失的端口。在那里,她梦见一件全息杀人影像。一辆红色消防车陷入他所编序的“流”,不断复制、放大、扭曲、涌动,最终成为一道墙,披着理性的恐惧,接近臣服。它不断试探与逼近,直至结束她所有知觉,收入墙内。耳道里,间歇传来不同人的声音,也包括她自己。无序的,残缺的短句和语词。她无法开启短时记忆,也无法进行同声拷贝。一旦开口讲话,便会覆盖那个声音。


出发即消失,复述即毁灭。



木芫

目前工作、生活于上海。比起行为的制造与呈现,她更看重它如何结束。作品更多关注人性界分及关系透析。2016年起开始介入行为创作,常以潜意识素材和非理性材料作为身体延伸,在常规和非常规的场域构件中获取独立而自由的性征,在黏稠的暴力和冷却的不适中抽离出尚未识别的意志。

「  模拟纪元2984  」


欢迎来到模拟纪元2984,站在您面前的“她”由于犯下了“某种”错误,已经被我们抽离了自由意志,请于控制台前随意操作,祝您生活愉快。



NANA

98年生的自由人。不想变成这个时代的特定产物,但也还没完全进化成自己期望的那样。想做些什么,是为了自己还能保持思考,希望你也能。


「  Hippie Meditation  」


在各种的身体训练中,都会有对身体性与精神性之间的思考,形如⼀场漫⻓的修⾏。作为⾁身存在的⼈⾯对信息技术与⼈⼯智能的发展,何为⼈的存在⾯临着不同维度的思辨。在万物有灵论中,⼈与世界万物有着⼀定程度的等同性,⾁身成为了不同事物之间信息交流的载体。⽽在⽹络互联世界中,信息流又重新对⼈的存在作出了不同的定义。如此,感官身体对于⼈类个体的存在,与内在精神的联系也在发⽣着微妙的变化。现场表演提炼自表演者与他的朋友在⾃然环境中的短期⽣活经历。将在⼀场似是⽽⾮的身体仪式中,形成⼀场不搭调的交流对话,并从中回归到个体⽇常存在的思考中。



志豪

表演者,黑泡泡有机舞者。通过舞蹈感知身体语言与自然环境的关系开启个人创作。目前主要以当代表演和影像记录为创作方向,试图以各种不确定性的身体仪式,去探索日常生活中的个体表达。



「  当代英雄  」


当代不提供英雄。英雄已销声匿迹,英雄的身体分布式地重生于我们之中。保持呼吸,保持头顶和脚下的觉知,保持身体与空间的共存。我们之中的英雄将被认出。



张寻

主要⽣活于上海,从事剧场、⾏为与装置,感兴趣于社会构造、⼈的⽣存、艺术与⾏动的互相制造。常⽤媒介为身体,也使⽤影像和数字媒体。近期的⼯作主题为政治性抑郁与⼈的异化。